• <big id="6udhc"></big>
  • <strike id="6udhc"><video id="6udhc"></video></strike><th id="6udhc"><video id="6udhc"></video></th>
  • <th id="6udhc"><video id="6udhc"></video></th>

    旗下基金

    您的位置 > 首頁 > 旗下基金 > 基金經理
    旗下基金
    股票基金
    混合基金
    指數基金
    債券基金
    貨幣基金

    旗下基金

    摩根士丹利華鑫李軼:發揮團隊作用 追求長期穩定業績

    時間:2018-11-07

    “力爭做前瞻性和左側的判斷,不過度追求短期收益,在合理的位置進入和退出市場,在信用研究上深度挖掘,守住不發生信用風險的底線。”摩根士丹利華鑫基金助理總經理、固定收益投資部總監李軼一句話道出了追求長期穩定業績的投資原則。

    正是遵循這樣的投資風格,李軼管理的多只基金產品業績表現突出,今年,李軼榮獲了第五屆中國基金業英華獎“三年期純債最佳基金經理”、“五年期二級債最佳基金經理”兩大稱號,這也是她連續第三年榮獲中國基金業英華獎桂冠。

    體系化管理滿足客戶需求

    Wind數據顯示,截至11月4日,李軼管理大摩多元收益A長達6年時間,任職回報高達72.4%;管理大摩純債穩定增利5年時間,任職回報達到53.39%;管理大摩純債穩定添利A4年,任職回報達到32.65%。

    從中期業績來看,她管理的多只基金產品收益率靠前,均排在同類基金前十位。截至11月4日,大摩純債穩定增利、大摩純債穩定添利A、大摩多元收益A近三年回報率分別為18.02%、17.39%、14.7%,均排在同類基金前十。

    之所以能夠取得豐厚的投資回報,與她特有的投資體系直接相關。在整個投資過程中,李軼力爭做前瞻性和左側的判斷,不過度追求短期收益,在合理的位置進入和退出市場,在信用研究上深度挖掘,保住不發生信用風險的底線。

    李軼還擔任公司投研領頭人,帶領著一支具備高素質投研能力的固定收益投研團隊。目前,摩根士丹利華鑫基金固定收益團隊是投資研究一體化,以研究驅動投資的專業高效團隊,研究覆蓋信用研究、利率研究、策略研究。在整個團隊的配合中,基金經理負責“自上而下”構建組合管理;研究員負責“自下而上”的基本面分析。與此同時,基金經理和研究員之間通過雙向溝通,可以最大化地提升效率。

    她自豪地表示:“我們的投資團隊平均從業年限9年,研究團隊平均從業年限5年。投資團隊穩定性顯著優于行業平均水平,為業績的持續性提供支撐。”在她的帶領下,該團隊在投資中建立了一整套較為完善的信用評級機制,新發展了分券種、分行業的差異化、精細化評級模型,并設計運用了評級調整預警模型。

    為避免踩雷,通過重大事項跟蹤、現場調研及時發現個券信用基本面的變化,著重關注違約事件的觸發因素,包括行業景氣下滑、盈利能力趨弱、負債率過高、負面新聞困擾、股權結構變化、資產劃撥情況等。這一整套信用評價體系的完善,成為她以及整個團隊的投資框架,在投資過程中實現了非常好的投資效應。

    在日常的投資交易過程中, 李軼將對個券風險的評估放在首要位置。除了對常規的業務和財務分析外,她對個券的風險把握更是強調公司背景的梳理和流動性風險的評估,以確保持倉債券在經濟尾部風險區域處于較為安全的位置。“同時,對于股權背景較復雜、資本運作較頻繁、流動性較緊張、未來償債資金來源難以把握的個券,我們進行了及時的規避和清理。”

    與此同時,從風險控制角度出發,該團隊設置了限制型行業和部分企業,并根據市場變化調整限制性投資行業的數量和比例。

    正是有這樣重視風險的機制,李軼帶領團隊以長期穩健的收益獲得了客戶的廣泛認可,尤其是機構投資者。機構客戶占比最近幾年上升較快。“與一般投資者相比,他們的需求相對要求更專業,對流動性、資金安全性也會提出更高要求,需要更關注客戶的風險收益要求。”李軼說。她認為,機構在選擇一種策略時會格外關注兩點,一是能不能實現持續穩定的風險收益目標,對回撤比較看重;二是看這種策略是否具備規模效應。機構客戶的要求也促使基金公司更關注長期績效的考核,令基金經理更加注重投資的絕對收益。

    去杠桿仍是市場主線

    談到今年的宏觀經濟形勢,李軼表示,去杠桿是上半年市場的主線。“去杠桿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全面的融資收縮。”她認為,社會融資總量下滑壓力大,委托貸款、信托貸款等表外業務全面萎縮,包括房地產、基建、民企的投資資金來源都受到了極大的壓制。

    她分析,在這樣的大環境影響下,產生了兩個后果:一方面,基建投資增速放緩,信托和債券發行放緩,地方基建投資面臨資金不足的問題,而基建增速下滑又加速了經濟下滑壓力;另一方面,民企違約率提升。在銀行的資本約束下,資金更多地將流向有政府隱性擔保的、融資能力更強的國企。

    在此次采訪中,李軼縱向回顧了近年來的違約情況,認為今年與2013年、2016年的違約情況是有差異性的。她認為,2013年出現了罕見的“錢荒”,但當年在政策信用上還是寬松的,非標融資帶來了融資需求過度旺盛,“錢荒”引起了短期資金面緊張,并不會引起違約潮。

    2016年曾出現了鐵物資、川煤等違約事件。她認為,2016年其實是債券違約元年,當時的違約主要是對經濟下行,以及上游企業長期虧損的反應,違約集中在上游。“2016年地方平臺的信用、經營較好的民企行業龍頭并未出現問題。”

    但就今年的情況來看,她表示,債券違約帶來了融資難的問題,這其中是長期積累對經營問題的反應,同時也有因控制宏觀負債率、主動調整政策所帶來的影響。

    基本面下行

    利率債有階段性機會

    今年前三季度,利率債受到了避險資金追捧。“主要是信用債風險較大,機構更加偏重利率債的安全性。”

    李軼認為,在下半年政治局會議和國常會寬信用表態后,利率債面臨一定壓力。但寬貨幣至寬信用需要時間,相較于2008年和2015年較短的放松傳導時間,這次傳導的時間更長。一是債務壓力比以前大得多,二是各主體風險偏好較低。政策效果也是要逐步顯現。

    她認為,美債和通脹是目前可見的利空因素。通脹短期存在油價和食品擾動導致上行風險,但在產出缺口收斂背景下無全局性通脹壓力。在基本面下行壓力下,貨幣政策會更重安內,中美利差目前縮短在40BP內,但鑒于中美身處不同的貨幣與經濟周期,階段性利率脫鉤也可能發生。

    她表示,地方債供應沖擊波基本已經過去。前三季度的悲觀主要體現在預期層面,四季度開始經濟數據將逐步走弱。央行年內第四次降準且未跟隨外圍市場加息,顯示央行對通脹并無過多擔憂,而對經濟下行壓力擔憂更大。未來會有經濟數據走弱坐實的可能,利率債有望重回基本面主導的邏輯,未來仍有基本面下行帶來的階段性機會。

    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下,李軼說,投資風格可以是多樣化的,利率債和超AAA信用債上半年表現搶眼,未來仍有階段性機會;好資質的城投債將從悲觀情緒中恢復,價格得到很好的修正,也都具有投資機會。與此對應的投資策略,她表示以信用債的配置為主,精選個券,保持組合較好的流動性。關注利率債的波段機會。

    天天好逼综合网